以太坊交易所 以太坊交易所
Ctrl+D 以太坊交易所
ads

NFT平臺并購 別讓“我看行”變成“我看刑”

Author:

Time:

2021年是NFT賊火爆的一年。

到底有多火呢?國外某語料庫統計顯示“Non-fungible Token(NFT)”一詞在2021年的使用率增長了110000%(沒打錯,確實是4個0),超過元宇宙、疫苗等其他詞匯。在這樣的火爆環境下,2021年下半年,頭部企業紛紛帶著各自的IP和重金下場拼殺,中國式NFT市場路線逐步形成,一時間各大NFT平臺你方唱罷我登場,呈現出一片火熱場面。2022年預計會有更多資本殺入NFT市場,各平臺之間也將出現整合的現象,由此帶來的NFT平臺并購潮流或許即將出現。

與此同時,我們也不得不注意到NFT平臺并購過程中的刑事風險問題,早在當年P2P平臺暴雷之時,法律實務領域就曾掀起過一波有關P2P平臺共同犯罪問題的大討論——收購P2P平臺后平臺暴雷收購方構不構成共同犯罪?如何認定對先前平臺涉刑業務的“明知”?這些大討論背后都有諸多“血淋淋”的教訓,正所謂前事不忘后事之師。在NFT平臺的并購過程中,一定要做好前置性的刑事合規審查,以避免造成“知道或應當知道”業務涉嫌非法經營、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行為的情形下,依然予以追認、縱容或者默許上述行為,深陷“承繼的共同犯罪”之囹圄。今天,颯姐團隊就想和大家一起討論NFT平臺并購過程中可能出現的承繼共犯問題。

一、盡調不能忽視刑事審查風險

從目前實務做法來看,財務投資人在并購過程中所做的盡職調查往往呈現出“重民商而輕刑事”的特點。詳細說來,財務投資人一般將盡職調查工作交給民商事業務專精的非訴律師處理,這樣的盡調往往在刑事方面存在缺漏,刑事風險易被忽視。

金色財經挖礦數據播報:ETH今日全網算力下跌3.55%:金色財經報道,據蜘蛛礦池數據顯示:

BTC全網算力147.849EH/s,挖礦難度25.05T,目前區塊高度685873,理論收益0.00000628/T/天。

ETH全網算力578.166 TH/s,挖礦難度7333.68T,目前區塊高度12552298,理論收益0.00283155/100MH/天。

BSV全網算力0.727EH/s,挖礦難度0.09T,目前區塊高度689834,理論收益0.00123673/T/天。

BCH全網算力2.602 EH/s,挖礦難度0.37T,目前區塊高度690436,理論收益0.00034593/T/天。[2021/6/2 23:03:48]

以當年暴雷的P2P行業為例,財務投資人往往會涉足并購企業的具體業務,而這些具體業務倘若具有非法經營、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風險,而財務投資人在加入之后又追認、縱容或者默許甚至利用這樣的風險的話,就會以作為或不作為的方式構成承繼的共同犯罪。今天的NFT平臺迅速發展,行業對于業務刑法邊界的試探也一直在進行,NFT業務是否涉及到非法經營、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行為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就更加值得關注。因此,財務投資人在做盡職調查的過程中有一項重要的任務就是務必審查NFT平臺的業務是否有刑法上的非法經營、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行為,以最大限度降低自己的刑事風險,避免構成承繼的共同犯罪。

二、并購過程中為什么會出現承繼共同犯罪的風險?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必須先厘清什么叫做承繼的共同犯罪?我國司法實務中目前如何處理承繼的共同犯罪?

Ripple CEO:Spark代幣空投將促進采用并推動XRP價格上漲:Ripple首席執行官Brad Garlinghouse接受采訪時提到Flare Networks。在Ripple投資部門Xpring支持下,該項目旨在增加Ripple的互操作性和XRP用例數量,將實現圖靈完全聯邦拜占庭協議(FBA)協議。

他表示,“這是一家非常令人興奮的創業公司。他們正在用Spark代幣做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但這與Ripple的做法截然不同。對我來說,這只是人們認識到XRP是如此高效數字資產的又一個例子,正如我們談到的,效用將推動任何數字資產的長期價值。看到Flare Networks這樣的公司,看到他們以各種方式使用XRP網絡,這是向前發展的機會,但這不會影響RippleNet客戶以及我們如何為客戶使用ODL(按需流動性)。”

他補充說,“我認為XRP持有者應對Flare的做法感到興奮。我對Flare的工作很興奮。正如我們所說,任何時候你看到真正的效用解決真正的問題,我認為Flare開拓了一個有趣的利基市場,隨著其空投Spark代幣,我對其持樂觀態度。我見過管理團隊,認為他們很有才華、對將要解決的問題有清晰認知。”(Crypto News Flash)[2020/12/5 14:07:25]

所謂承繼的共同犯罪,即在前行為人實施部分行為后,后參加者基于意思聯絡參與進來,單獨或者共同完成犯罪的情形。而承繼共犯理論關注的焦點,就是后參加者刑事責任的范圍問題,或者說后參加者應否對前行為人的行為及其結果負刑事責任的問題。

對這一問題的回答,理論上大致呈現出肯定說、否定說和各類中間說的對立。當然實際的學說圖景更為復雜,學界對承繼的共同犯罪的處理涉及到承繼的行為的性質、承繼的責任等各個側面,各種學說之間也出現復雜的交融現象,颯姐團隊在此為僅從實務立場出發,盡量簡化體系性思考,對這三種學說做一簡短的介紹。

美國當選總統拜登任命美聯儲前主席耶倫為財政部長:拜登團隊正式任命美聯儲前主席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為財政部長。金色財經此前報道,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過去曾說自己不是比特幣的忠實擁護者,但曾表示美國金融監管機構應允許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項目的開發。耶倫在2015年表示美聯儲和其他監管機構可能對數字貨幣系統擁有“有限的權限”。兩年后,她說區塊鏈是一項重要的“新技術,可能會對整個金融系統中交易的處理方式產生影響”。[2020/11/30 22:37:34]

肯定說的基本立場即后參加者也應全面承擔與前行為人同樣的責任。肯定說雖然立足于因果共犯論,但其對因果性的要求卻較為緩和。持肯定說的學者通常認為只要后參加者認識并利用了前行為人的行為及其結果,從價值判斷的角度而言,其可譴責性就與事前通謀的情形沒有差別。

不難看出這一學說會對后參加者科處過于嚴厲的刑事責任。實際上最初將承繼共犯理論引入我國的留日學者中并沒有人明確主張肯定說,但是從我國刑法理論廣泛承認的所謂事中通謀的共同犯罪(即各個共同犯罪人在剛著手實行犯罪時或者在實行犯罪過程中形成共同犯罪故意的時候,也是共同犯罪)的見解當中,不難推出類似的結論,雖肯定說不斷被刑法學者批駁,但其在司法實務領域仍有很大影響。

否定說的基本立場認為后參加者不應對共同意思產生之前率先實施的實行行為及其結果承擔刑事責任。這一學說徹底貫徹了因果共犯論的立場,倘若后參加者對前行為人的犯罪行為沒有因果聯系的情形下,就不需要承擔責任,后參加者只需要對其參與的犯罪負責。對于后參加者參與之前的犯罪后果,即便后參加者有認識也不需要負責。否定說在徹底貫徹因果共犯論這一方面值得肯定:后參加者僅就與自己行為之間存在因果關系的事實承擔共犯罪責,后參加者的行為和先行為人已經造成的損害之間不可能有因果關系,因為后參加者能夠支配的只是其參與之后的犯罪事實。

否定說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司法實務難以接受。有學者指出,刑法學說的證明不過是為了說服法官而做出的努力,倘若某一學說無助于解決本國刑事熱點問題,無法發揮其應有的功能,那么這個學說就是無力的,否定說可能正面臨這樣的詰問。

目前實務領域有關承繼共犯的熱點問題就是電信網絡詐騙取款人的刑事責任問題,倘若按照否定說,事前無通謀的取款人絕無構成詐騙罪共犯的可能,頂多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這似乎與刑事政策的立場相左。 

所謂中間說,簡單的表述就是行為人只能對和自己行為有因果關系的結果承擔刑事責任,在承繼共犯的場合,后參加者的行為無論如何不可能對先行者的行為和結果產生影響,因此,對于先行者先前引起的行為和結果,不能追究后參加者的刑事責任。但是,雖然先行者的行為及結果不能被承繼,但是其引起的狀態卻可以被承繼,如果這種狀態在后參加者介入后仍然延續,且被后參加者當做自己的犯罪手段積極利用,作為實現自己犯罪的手段或者自己犯罪行為的一部分的時候,則后行者對于這種狀態所造成的結果,要承擔刑事責任。

就刑法功能主義和司法實務的接受程度來講,中間說是較為理想的觀點,但如何處理中間說和因果共犯論之間的一致性便成為問題。日本刑法學界做過幾次有益的嘗試,其中山口厚主張的作為義務論、橋爪隆提出的緩和共犯因果性等內容或許具有借鑒作用。

三、 目前我國實務領域如何處理承繼共犯?

正如上文所述,我國刑法理論中事中通謀的共同犯罪論與承繼共犯論中的肯定說有異曲同工之處,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肯定說一直是實務領域的通常做法,近年來隨著中間說的興起,司法實務領域在傳統侵犯人身、財產犯罪(如搶劫、強奸罪)中越來越多地出現中間說的案例,這是一種很好的趨勢。但就NFT平臺并購過程中易發的非法經營罪等營業犯的場合,肯定說的判決例有著相當的數量,這點非常值得注意。

如在方某等非法經營案中,被告人方某1、方某2自2016年5月起非法制售香煙濾嘴棒,2018年1月左右,方某2聯絡被告人王某某,讓其去晉江幫助老板方某1生產香煙濾嘴棒直到2018年10月案發。

被告人王某某的辯護人認為,王某某2018年1月才加入方某1、方某2的團隊,其不應對該團隊2016年5月起至王某某加入之前這段時間生產的香煙濾嘴棒的數額承擔責任,其與方某2等的非法經營數額應當分開計算。法院認為王某某屬承繼共犯,承繼共犯的犯罪數額雖然有別于全程參與犯罪的行為人,但各自具體實施的犯罪數額僅僅對量刑有意義,定罪仍然需要以全部犯罪數額為準,不應分攤計算。

更為極端的案例是,2015年9月底至2015年10月22日,姚某1等人開設生產假煙的窩點。案發后,就同年10月21日才加入的姚某2的涉案金額問題,法院認為,被告人姚某2加入不久即被抓獲,但其供述第一次受雇傭運輸時就發現是制作假煙的窩點,即明知犯罪而參與進來,構成承繼的共同犯罪。根據“部分實行全部負責”的原則,要對犯罪的全部后果承擔責任,而不能只就其加入后的實行行為部分所造成的后果承擔責任。

除此以外,有部分實務工作者認為《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有關問題座談會紀要》中“單位實際控制人、主要負責人或者授權的分管負責人得知單位成員個人實施環境污染犯罪行為,并未加以制止或者及時采取措施,而是予以追認、縱容或者默許的,應當認定為單位犯罪”的規定就是運用了承繼共犯完全肯定說的原理。這一觀點的支持者認為企業員工在企業負責人事先不知情的情況下實施了污染環境的犯罪行為后,由于該類案件特殊性,實行行為仍處于未實行終了的狀態,此時企業負責人得知后,若不采取措施制止,等同于認可、接受了員工先前的犯罪行為及其結果,并中途加入,故應對員工先前及企業加入后的所有犯罪行為負責,這實際上是肯定說的體現。

不可否認的是,雖然中間說在刑法學界愈發有影響力,但在司法實務對營業犯的處理中,肯定說仍然占有很大比重。這就要求在NFT并購過程中,一定要注意相關的刑事風險,盡量避免成為共同犯罪中的“承繼的共犯”。

四、 面對可能的刑事風險,我們應當如何處理?

颯姐團隊認為,在涉及到NFT等項目的并購過程中,一定要做好并購前的刑事風險評估與刑事合規審查,以避免造成“知道或應當知道”業務涉嫌非法經營、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行為的情形下,依然予以追認、縱容或者默許上述行為,從而構成不作為的承繼共犯。

在刑事風險評估的過程中,可能需要注意的問題包括對項目立項進行全面合規審查,審查是否存在風險的宣傳行為如使用“單邊上揚、福利滾存”、宣傳“預期收益、預測投資業績”等內容。

寫在最后

當前來看,我國NFT經營模式與國外NFT平臺有著顯著不同,國內各NFT平臺都在一定程度上出臺了防范以數字藏品為名從事虛擬貨幣相關違法活動的制度,使得NFT產品更加凸顯其藝術價值。各個企業防止NFT金融產品化的努力值得肯定,但與此同時更應做好相關的合規工作,將刑事風險掐滅于未萌,真正消滅“我看刑”,留下“我看行”的具有中國特色的數字藏品市場。

Tags:

歐易交易所app官網下載
這個組織用三十秒時間發布NFT為烏克蘭籌集百萬救助資金

本文由“老雅痞”laoyapicom授權轉載 藝術本身就不具有膚色、語言、國界的限制,在人類共同的苦難面前,藝術更是一種高尚的語言,最近,有37位NFT藝術家聯合起來,共同發起了一項人道主義倡議,為此時此刻正在烏克蘭地區的人民做出他們力所能及的幫助,今天老雅痞就給大家分享這個在戰爭與沖突下,這些用NFT實實在在幫助世界變得更好的組織。

金色趨勢丨BTC仍有大區間震蕩筑底的可能?

前期BTC二次探底后急速拉升爆空反彈至45400美金附近,不過仍未能突破多周期壓力帶45500-47000美金區域,行情再次遇阻跌回至2月28日大陽啟動低點位置,這一帶同時也接近關鍵月線支撐區36000-36400美金,到目前月線還未有效跌破,前期已提示過該支撐線的重要性,前期BTC月線一旦突破站穩,后面往往大牛市將要啟動,而一旦有效跌破。

了解新生公鏈Aptos:Diem原班人馬再造公鏈的“出埃及記”

雖然這是第一輪融資,但無論從技術儲備,還是生態合作來看,Aptos都不能簡單視為一個初創項目。從Diem起步,Aptos能成為公鏈的攪局者嗎? 夭折的Diem穩定幣項目正在以另一種形式重生。

NFT平臺并購 別讓“我看行”變成“我看刑”

2021年是NFT賊火爆的一年。 到底有多火呢?國外某語料庫統計顯示“Non-fungible Token(NFT)”一詞在2021年的使用率增長了110000%(沒打錯,確實是4個0),超過元宇宙、疫苗等其他詞匯。

金色Web3.0日報 | YGG游戲公會打金成員總量突破20,000名

1.DeFi代幣總市值:1096.85億美元DeFi總市值 數據來源:coingecko 2.過去24小時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量:47.35億美元過去24小時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量 數據來源:coingecko 3.DeFi中鎖定資產:1951.7億美元DeFi項目鎖定資產前十排名及鎖倉量 數據來源:defillama 1.NFT總市值:344。

關于ApeCoin BAYC持有者應注意這五點

近期,BAYC“生態”進展迅猛。先是其母公司 Yuga Labs 宣布收購 Larva Labs 開發的 CryptoPunks 和 Meebits NFT 系列,并計劃將這兩個 NFT 系列的全部商業權利提供給持有者。后有 The Block 曝出“Yuga Labs 希望通過出售虛擬土地來籌集數億美元”。

金色前哨|合成資產協議Synthetix升級清算機制

金色財經報道,北京時間3月11日,合成資產協議Synthetix發布了最新博文,文章中提到,將大約兩周內發布并實施一個新清算機制,徹底改革之前的系統。這種新機制將加強協議并確保連續清算不會破壞Synthetix協議的穩定性。

ads